骨骷髅

叶蓝本命,偶尔杂食。

【叶蓝】蓝桥遗梦



3

许博远果然感冒了;而且烧得越来越厉害,整个人都有点迷糊起来。

他原本兴致勃勃来赏梅,结果前半段没有找对地方,后半段脑袋已经不清楚,眼睛也迷迷糊糊起来。

然而他并不知道自己是感冒发烧了。

不管是在这游戏里还是在他是现实中,这都是他第一次经历感冒,他精神恍惚眼神迷离,只想找个地方好好躺下来睡一觉。他无意识地向后靠去,靠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他终于觉得安心下来,缓缓闭上了本就几乎睁不开了的眼睛。



叶修却是被吓了一跳。被这个突然靠——也许是倒——在他身上的青年。

叶修少见得在走神。

这种有什么无力控制的感觉让他觉得有点心慌,对于这个名叫许博远的陌生青年,他有种克制不住去主动接近的欲望,忍不住想要对他温柔、想要跟他亲近;而对于许博远对自己无意识流露出来的信任,叶修承认,自己明显被取悦了。

叶修脸上总是挂着微微的笑意,温和的五官让人忍不住生出一种这个人平易近人的错觉;然而叶修知道,这些不过是那个冷漠而真实的自己习惯性的伪装。因为笑着的时候,很多话更容易开口,很多目的也更容易达到。微笑可以传达善意,他喜欢人们不经意间传递的善意而不是恶意。

然而,欲望、温柔、信任这些东西,对叶修来说是陌生的。他对于这个盘枝错节的游戏世界一直以来有种格外冷静清醒的认识,纷繁复杂的表象从来无法干扰他——不,也许这次就不是了,这个叫许博远的青年,像一汪水,澄澈到可以一眼望到底,却看不透他将什么溶解在水里。



从脸颊不正常的红晕就可以看出烧得很严重——这是某一种病毒性感冒的症状,产生随机,表现效果因人而异,游戏中的人会有完全真实的感冒感觉,却并不会对现实中的人的身体带来任何副作用和后遗症。同样的,如果受伤流血、睡眠不足等等也是按照百分百的比例反馈到人们感官上的,游戏里与之相配的医疗保健等服务使得进入游戏的人们可以有更加身临其境的真实感,从来吸引更多的人进入这个庞大的游戏世界——第二宇宙,顾名思义,就是有别于人们现实生活的网络世界,它以游戏的方式介入人们的生活,先进的全息技术和百分百仿真的感官体验使得进入游戏世界的人获得了第二次生命;更重要的是,在这里,人们可以选择任何感兴趣的职业,游戏里并不存在NPC,所有服务也都是由玩家扮演的角色提供,与工作量不成正比的是其回报,但是第二宇宙之所以吸引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最主要的还是由于其不同于现实世界的流速。这种时间技术由第二世界垄断,现实生活的一小时相当于游戏中的十小时,很多人将第二世界的职业作为提高自身各方面素质的重要手段;与此同时,随着第二世界全方位的发展,迥异于很多真实世界的游戏景观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将之作为参观游览的胜地。然而这样一个奇迹般的存在,却是始终将自己定位为一款游戏——它在冷冰冰地提醒人们:第二世界终究只是虚拟的游戏世界,无论在游戏里取得多么辉煌的成绩,都不能代替现实。这也正是第二世界始终拒绝开放虚拟游戏币和现实货币流通的真正落脚点。



游戏里生病的人需要在游戏里恢复健康,所以叶修无奈,只能带着发烧到昏过去的许博远回了他的房子;安顿好人,他又不得不任劳任怨地跑去药铺购买针对此次病毒感冒的专用药品——虽然药很便宜,但是在大雪天里露天排队两个多小时,叶修承认自己有些焦躁。他想,过几天一定要把科学院的那群人找机会揍一顿,洒下这么厉害的病毒,实在是太过分——就算是为了游戏真实性或者科学研究需要也不行。

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主城研究院的一干人等忍不住纷纷打起了喷嚏。奇怪,明明没有染上病毒,为什么大家集体打喷嚏?不过由于每个人喷嚏打了没几个就停了,也没有其他症状,于是大家默契地忽略了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继续热情满满地投入到各自的研究任务中去了。他们此刻还并不知道,等待他们的究竟是什么。

而取好药回到房子的叶修,看着昏睡不醒的许博远,也陷入了叫醒人起来吃药、先让人睡一觉补一补元气、直接掰开嘴巴把药喂进去的纠结之中——从来没有照顾过病患,自己真的没问题吗?或者还是找个帮手来比较好呢?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