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的一只虎斑猫

叶蓝本命,偶尔杂食。

【叶蓝】蓝桥遗梦

                                   

2

       

    注定相遇的两人,在这样一场如鹅毛般纷飞的大雪里,有了这一生的第一次会面。

    叶修迈着他一如往常的散漫步伐,不疾不徐地腾挪到年轻人身边,顺便难得体贴而又仿佛漫不经心地递上了自己白色的手帕。

    “喔——谢谢啊。”刚打完一个喷嚏的许博远没有拒绝陌生人的善意,他温柔地道谢,但是配着接连十几个喷嚏下来,他的眼角泛着的细微的泪花以及略微沙哑的声音,使他整个人看上去难免有点惨兮兮的。

    “第一次来看梅花吗?”叶修瞥了一下眼前这个有点可怜的大毛球——然后把他全身都顺便不经意地打量了一遍。这个人穿得这么厚,明明看上去就很暖和的样子啊,看来是非常畏寒的体质。

    “嗯。”许博远瓮声瓮气地答道,“我是听说这个季节Y市蓝桥的梅园步步是景,因为工作需要来参观一番,但是没想到人这么多,梅花完全被人淹没了。”

    “喔?这样。我是本地人,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俯瞰梅园大部分美景,又不至于处在上风口,我带你过去?”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叶修心里想着,但是面上却不动声色,语气也透着自然而然的小小惊讶,但是又觉得自己委实有些突兀了——毕竟是刚见面的陌生人。

    却听年轻人惊喜的声音响起:“真的吗?太好了!在哪儿?”叶修循着声音,正迎上一双闪闪发光的眸子,简直比被漫天鹅毛大雪覆盖的这一片银白色的世界都要晃眼无数倍。“嗯,就在那边。”叶修顺手指向他来的地方,“我领你过去?”

    这时许博远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表现出的急切和兴奋,顿时有些害羞,支支吾吾道:“会不会太麻烦你了?我……呃……你方便……带我过去吗?”说到这里,叶修看到他表情又从害羞变为欣喜,并且一边笑一边道:“我叫许博远,今天很高兴认识你。”

    叶修嘴角的弧度也忍不住随着眼前的人明媚的笑容而不自觉地呈现出上扬的弧度,“我叫叶修。”我也很高兴认识你。“那走吧,我带你去赏花。”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但是忍不住想要亲近他。

    ——冲动在理智之上,不管是眼神还是话语,都不受自己控制。

    ——虽然看起来毫无戒心地信任我一个陌生人让人觉得有点担心,但是也忍不住有点心疼他发红的眼角和鼻尖。

    ——他笑起来的时候,完全不想约束自己的冲动,当看向那双明亮的眼睛,又无法辜负那份单纯而诚挚的信任。

    ——就好像,我们已经认识了很久,我们彼此熟悉到应该比对方熟悉自己更了解对方。

 

    叶修心里涌出复杂的感情,但是他还是之前像走到这个年轻人——现在已经知道他的名字是许博远——身边时一样,迈着叶修式的散漫步伐,脸上带着三分漫不经心、三分淡定从容、三分自信明亮、一分温柔敦厚的清浅笑意。而许博远,跟在叶修半步之后,将手帕折成规正的形状,想了想,还是决定洗干净再把它物归原主。

    风从四面八方带着大大小小的雪花涌向两人,落在发间、睫上、肩头,极少部分得以贴上皮肤化成春水渗入身体,绝大部分只是暂时停留便接着随风远去。梅花的冷香让人沉寂了整个冬天的身体忍不住躁动,又被更深得压下;天地间这一片银装素裹好像让人忘却时间和空间,思绪也要被这纷纷扬扬的雪花带走。

    叶修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一些事情,他回忆了一番自己,发现自己的确是向来冷静自制的,对所有事情都需要运筹帷幄;也许是春天到了吧,春天总是让人躁动不安,失去冷静理智。而许博远已忍不住被这风雪和梅园扯走绝大部分意志,毕竟在这样的氛围里,人便仿佛一片雪花,随时可能融化、跌落;沸沸扬扬的人声正在远去,梅香仿若无色的旋涡愈积愈深,许博远觉得自己在这漩涡里头昏脑涨,世界倒转,他蓦然生出一阵恐慌,脚步仓促地追上叶修,直到看到对方清冷淡然的眉眼才渐渐冷静一些。

    同时在那冷静的表情上,许博远竟然感觉到自己获得一种陌生的温暖感觉,他甚至觉得那带着一点嘲讽的眉梢和眼角有一种特别的温柔——难道在游戏里还会发烧吗,脑子怎么晕晕沉沉,以致于产生这样离谱的错觉?那奇异的暖意和温柔让许博远忍不住发出几声咳嗽来转移自己这奇怪的感觉。

    叶修……吗?许博远把这个名字咀嚼了几遍,在心里忍不住想:这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啊,莫名地让自己觉得可以去信任——明明才刚见面不过几分钟,就算这是个游戏,没有生命危险,这样的反应也不像自己一贯的作风啊。但是心底很深很深的地方,有个声音在说:没关系,他可以相信。许博远知道,那是来自灵魂的直觉,那是他二十几年来得以在血腥残酷的现实里存活的在无数次生死之间磨练而出的的直觉。

 

    ——这个人,有一种奇异的温暖。


评论(4)

热度(11)